<big id="trrjd"></big>
              <noframes id="trrjd">
              <p id="trrjd"><track id="trrjd"></track></p><pre id="trrjd"><progress id="trrjd"></progress></pre>

                  <font id="trrjd"></font>
                    <menuitem id="trrjd"><dfn id="trrjd"></dfn></menuitem>
                    立即打开
                    哪怕被弹劾,拜登也不能回头

                    哪怕被弹劾,拜登也不能回头

                    岳巍 2021年08月29日
                    阿富汗问题,需要拜登拿出最高级别的政治智慧

                    上任7个月之后,拜登遭遇了总统任期内的第一个重大挑战,更直白的表述是“重大挫败”。尽管他辩解说,从阿富汗撤军只是遵守前任特朗普总统与塔利班达成的撤军协议,并且事实上,他已经将原协议中撤军完成时间向后推迟了4个月,但这并不会让他得到哪怕一丁点的同情和宽容。

                    阿富汗政府军溃坝式败退,塔利班长驱直入,以摧枯拉朽的气势重返阿富汗、中亚乃至世界舞台中心,无论是坎大哈还是喀布尔,还是那些偏远省份,都被塔利班那面白底黑字的旗帜覆盖。这显然让已经在美国和他的盟友保护下生活了20年的阿富汗人恐慌。喀布尔特别是机场的混乱场景通过网络四处传播,拜登的声望急剧受损。特朗普毫不留情地嘲弄和谴责这些乱象,似乎最初作出撤军决定并与塔利班谈判的不是自己,而是拜登。

                    特朗普的做法完全符合他的本性和人设,过去4年中,他一直是这样说和这样做的。他不情愿地搬出白宫后,时刻保持着旺盛的斗志,宣布2024年将会卷土重来,这要求他必须始终获得媒体的关注,以聚拢支持者。

                    拜登初当选时,曾经遭受质疑。在挑选哈里斯担任副总统时,有人开玩笑说后者会不会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位女性总统,并且不是以选举获胜的方式上台。但是拜登总统几乎是一上任就宣布过自己将会寻求他的第二个总统任期。

                    拜登上任之后的新冠病毒疫苗接种工作成效显著,随着不断实现或基本实现一个又一个目标,美国逐渐解除各种严重阻碍经济复苏的封锁或隔离措施,毫无疑问,这都可以被算作拜登的功绩,并且经济复苏能够转化成政治红利,被拜登揽入怀中。

                    特朗普“统治”四年之后,美国的国内及外交政策已经与之前的无论民主党还是共和党政府都大不相同,但是拜登这位传统的政治精英也并不被认为将会让局势完全翻转。他“将错就错”和“顺水推舟”般地延续了相当一部分特朗普的政策,只是对后者太过错乱或者手段无法体现本意的政策进行了调整。

                    他没有实质放松对特定外国企业的任何禁令,并且持续批评特别国家的内政外交政策。显然,这是特朗普在之前4年一直坚持做的。他重返巴黎协定,他与欧洲盟友修复关系,他宣布“美国回来了”,看上去这是对特朗普政策的修正,但这样做的目的,显然是使美国继续扮演国际领袖的角色,竟然暗合了特朗普当初的竞选口号——“让美国再次伟大”。

                    这有点令人啼笑皆非,但这也是当前美国和它所主导的国际政治经济秩序的现实。尽管各方力量的角逐会对这一秩序发起冲击,但这目前还只是尝试和进行中的过程,离出现一个明确的结果还有很长时间。

                    但是拜登最多也只有8年任期,而且看起来也许不会真的有这么长。即便不考虑年龄和健康因素,因为阿富汗局势的恶化,拜登已经遭遇了来自共和党的强烈批评,来自共和党的民意代表要求发起弹劾,如果他不肯体面地辞职的话。

                    如果这一政治言论成为政治行动,那美国将在不到一年时间内出现两次针对两位不同的在任总统的弹劾行为。拜登也将成为上任后最短时间内享受这一待遇的总统。

                    不过正如共和党控制参议院最终保全了特朗普的体面一样,现在由民主党控制的参议院必然不会让拜登遭遇这一尴尬和羞辱,拜登也一直表示,他将坚持履行撤军协议,即便在喀布尔机场附近的恐怖袭击发生后。

                    这次恐怖袭击已经造成超过100人伤亡,其中包括10多名美军士兵。拜登在记者会上一字一顿地宣布会让策划者付出代价,说这些话时,他的牙齿咬着嘴唇。很快,无人机定点清除掉一名来自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的自杀式袭击策划者。伊斯兰国组织在喀布尔机场自杀式袭击发生后宣布对这一惨案负责。

                    2001年,当时的塔利班政权终结时,伊斯兰国组织还未曾染指阿富汗,20年过去,塔利班回到喀布尔,伊斯兰国组织也跟着来了。不过看上去,塔利班与伊斯兰国组织并非盟友,甚至可以说他们也是对头。现在美国和塔利班拥有了共同的敌人,这是令人尴尬也是异常棘手的现状。拜登必须拿出最高级别的政治智慧,来解决这个超越政治层面的难题。

                    在喀布尔恐怖袭击发生的同一时间段,美国副总统哈里斯正在访问东南亚,她先后到访新加坡与越南。新加坡是美国的传统盟友,越南则因为历史的渊源对美国感情复杂。无论是新加坡还是越南,哈里斯的到访都是在宣示美国在南海区域的影响力并争取实现事实存在。

                    如果把撤出阿富汗视为拜登在国际政治领域实行的以退为进政策中的“退”的话,那么哈里斯的亚洲之行,则是明显的“进”的举动。无论是退是进,拜登都已经下定决心,不许掉头。(财富中文网)

                    最新:
                    • 热读文章
                    • 热门视频
                    活动
                    扫码打开财富Plus App